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热点 » 正文

葡萄阴里的夏天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2-10-13  浏览次数:110
核心提示:  葡萄藤,顺着支起的竹竿铆劲往房顶爬,木质方格的窗子,檐上枯朽的椽木。斑驳褪色的瓦片,被翠绿的叶儿包裹起来,形成一方纳凉茶话、观花赏月的小
   葡萄藤,顺着支起的竹竿铆劲往房顶爬,木质方格的窗子,檐上枯朽的椽木。斑驳褪色的瓦片,被翠绿的叶儿包裹起来,形成一方纳凉茶话、观花赏月的小天地。那时,爷爷还活着,我们每年暑假都要回来看他。推开漆红的院门,就看见葡萄叶子在阳光下兴奋地闪着银光,爷爷把我们迎进葡萄叶遮蔽的光影里。旅途的疲惫瞬间消散,只留下一股亲情存蓄的清爽气息。我和姐姐在葡萄架下玩耍,爷爷推开小绿窗,一会递过来几块糖,一会递出来几块绿豆糕,还有火腿肠、三鲜伊面,他把自己珍藏的美食都拿出来,眼角流露出丝丝疼爱。傍晚,我们把餐桌摆在院子里,炖南瓜、烧豆角、蒸土豆茄子拌酱,滴水的葱叶、香菜、生菜、顶花带刺的黄瓜,统统搬上餐桌。爷爷瞅着我笑,褶褶皱皱里是无边的、深长的情味。我最喜欢看的就是爷爷坐在门口编蝈笼,他割下一绺马莲的叶子,一边摆弄一边教我,米字形打底,然后将叶子微微翘起,像编花篮那样。到顶部收口的时候,最见功力,真怀疑爷爷粗糙的大手,是不是拥有什么魔力,三下两下就把封口收拾得严丝合缝。夏日炎炎的午后,我拿着蝈蝈笼子去野外逮蝈蝈,蝈蝈嘹亮的叫声像爷爷一声声唤我的乳名。可是蝈蝈太狡猾了,我只能逮些憨憨的扁担勾、螳螂之类的养起来。黄昏里,倚着墙角,耳边是草虫声声,看着小东西在蝈笼里爬动的身影,不禁生出怜惜。于是又重新给它们自由,把它们放归到辽阔的自然里纵舞长歌去。02意味深长的留恋开学前夕,我不得不跟爷爷挥手别离。我把大的葡萄叶揪下来扣在脑门上,从小窗户里告诉爷爷,我要回去上学了。爷爷赶紧坐起来,面对着葡萄架,面对着我,一脸的不舍:“再住几天吧,学越上越远,咱爷俩见面的机会一次比一次少了。”我笑着摇头,心想:窗外的云一朵一朵地流过,很快就又是一个夏天了。若干年后的夏天,我把简历投到很远的地方去,每每燥热难耐,就愈加想念那葡萄架下的一抹阴凉。其实,我更惦记爷爷每况愈下的身体,他患了老年病,身体像风干的葡萄粒般干瘪了。

  听说,他已无心侍弄门前的葡萄架,冬天防寒的时候,填不动土,葡萄得了伤寒,冻死了。又是一个夏天,爷爷走了,我在工作的城市赶不回去,突然想起那次别离时,爷爷意味深长的留恋。人生中,茶可以再续,可很多人一次别离就不会再遇见。我深吸一口气,想把眼泪憋回去,可无论怎样在街边徘徊,执酒当风,也阻挡不住眼里的那份凄凉。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积分换礼 | 网站留言
主办单位:巴中市圣发种养植专业合作社

蜀ICP备2021010331号